話說~
我跟凱西妹妹在搜尋了文林路靠近劍潭捷運站一帶的髮藝店
想要找出一家能夠常常光顧的洗頭店

經過咱倆用刪去法~
刪掉~~
 *洗髮 $300  <= 看倌的眼睛沒問題,真的是單洗髮$300
 *無明顯標示價錢
 *店裡裝潢昏暗老舊
 
終於選定了士林沙丘髮藝
它樓下標示著 洗髮$150
 
終究還是應証了莫非定律(Murphy's Law)
凡是可能出錯的事,一定會出錯。」(If anthing can go wrong, it will.)
 
它是個道道地地的大地雷
我們避無可避的就這麼遇上了。。。
 
上了樓見到了櫃檯有位小姐
一個肉肉、不高、帶副眼鏡的白襯衫小姐
以下簡稱其為眼鏡小姐

******初次見面分隔線******

凱西妹:請問單洗髮多少?(我們想確定服務內容跟價錢)
眼鏡小姐:150
我:那洗髮一位
此時,眼鏡小姐用著很"簡潔"的語氣說:旁邊沙發坐著

我跟凱西妹就乖乖的去旁邊找到了沙發坐下
就傻傻的坐著 也沒人招呼

約莫三五分鐘後~
眼鏡小姐晃了過來,看了我們一眼,說道:後面洗髮
於是我也乖乖的就跟去後面的躺椅上做好等著服務。


******開始洗髮分隔線******

旁邊同樣也有個妹妹在洗髮,臉上蓋了防噴的紙片(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那紙片)
一個看似設計師模樣的男生溫溫柔柔的在幫她洗著
反之~ 我的狀況是。。。
人躺下、水一沖,真是簡潔有力的流程
沒有紙片就算了,水花還一直濺到臉
耳朵也都是水
眼鏡小姐沒什麼反應
(恩~ 泰山崩於前 不動如故,好定力)

身為女生,上美髮店的經驗一定豐富無比
我也不例外
自然分辨的出。。。指腹跟指甲在頭皮上游移的感覺
會這麼說。。。是因為洗髮過程中頭皮傳來的"刺激感"讓我越來越不能忍受

我:小姐,可以請你不要用指甲幫我洗嗎?
眼鏡小姐:我沒有阿~ 我沒有阿~ 我沒有用指甲呀~~(很無辜的語氣)
我深吸了一口氣,接著說:那~~可以麻煩你輕一點嗎?
此時,頭皮上開始傳過來的是指腹洗髮應有的柔軟感
但這感覺撐不到兩分鐘又換回尖銳的感覺
(我開始想離開這鬼地方了~ 但想到我濕淋淋的頭髮,我又忍下了)

洗完頭,俐落的幫我把頭髮包起
眼睛小姐把我頭一抬、她手一拍說道:去外面坐

(阿呀~這眼鏡小姐不可小看,隨便一拍,有被槌到的感覺)
(從開始到現在,根本不是我想要的舒適的洗髮


******準備吹髮分隔線******

她就領著我去外面坐著 也不管凱西妹妹在旁邊呆坐著
我招了妹妹 來跟我ㄧ起坐
反正整間店裡,也只有另外一個被舒適溫柔對待的美眉
凱西妹妹佔了一個位子應該也還好吧~~

此時,我發現~
放在我們倆個位子前的是兩個空杯子
很明顯的是前個客人用完的髒杯
(因為始終沒人招呼我們要喝什麼,但我卻可以分辨那杯底的色澤~
上個客人應該是喝奶茶吧~~

電視螢幕在播放著某古裝劇
眼鏡小姐自從讓我坐下後,眼睛就沒離開過電視
我怕凱西妹妹無聊,把遙控器拿給她,讓她轉他想看的節目
因為那古裝劇我倆一點興趣都沒有

而當凱西妹妹轉了台的霎那~~~~~~
眼鏡小姐的眼睛離開電視了~~臉也瞬間變臭了。。。
(或許是我多心吧)

******開始吹髮分隔線******

梳子、吹風機並用
這招數不陌生
但那梳的力道~可以讓我的腦袋瓜晃來晃去~
(算了~比起刺激感洗髮來,這算還OK了)

眼鏡小姐:你分邊要分哪邊?
我:右邊
噹噹~ 令我們傻眼的來了~~
他居然把我瀏海跟非瀏海都梳往右邊

此時,眼鏡小姐又開口道:小姐,你瀏海好久沒剪了齁。。。
我默默的自己把頭髮整過,分出了瀏海,我真的真的不想講話了

眼鏡小姐繼續著她的吹髮,這中間我只看過他和顏悅色的一次
就是有兩個似乎是設計師的男生回來
她開心的對著他們說~ 你們吃完飯了ㄚ~~

******以下全省略分隔線******
省略省略省略~ 不想再形容這糟糕的服務(前面的已經糟糕至極了)

我不想講話、不想給笑臉的付完帳、出了門、並發誓再也不踏進這間鬼店



以下是~吹出來的頭~~(我把臉馬賽克了~因為臉真的很臭)
兩側的頭髮向前翹


側面照(明顯看出頭髮往前翹)


後話1:
 我自己吹的頭,都不會翹成這模樣
 而且她吹頭髮的功力之高,這翹的程度一直到我重新洗過頭以後才消失
 一般碰水後再抓,根本無法搞定。。。

後話2 :
 曼都公館店、亂剪石牌店的價位也跟他差不多
    但服務確大大相反。
    服務態度好,有飲料、有抓龍,這才叫真正的舒適洗髮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aring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